俄罗斯大选2024·微视角|地方领导人的“考试”与政治动员力测试-九游会j9娱乐平台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邹文卉
2024-03-16 09:33
来源:澎湃新闻

3月15日,为期三天的俄罗斯总统选举正式开启,各地区以及地区内部最具影响力的大城市此前已经进行了诸多准备,力图动员当地选民投票、确保俄现任总统普京获得民众支持。在全球制裁、冲突延宕的大势之下,俄罗斯早已呈现出更加注重大中型城市乃至居民点基层动员的政治倾向,本次总统大选中地区和城市的准备与竞逐,也为我们进行俄罗斯选举观察提供了新的视角。

当地时间2024年3月6日,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民众走过街头一个印有俄罗斯总统普京形象的广告牌。视觉中国 图

各地区下重本、出新招,全力保障大选

从物资保障来看,俄罗斯各地区和城市都投入了相当大的财力和物力以保证选举的顺利进行。乌拉尔地区的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在选举期间将围绕地区重大政治事件开展知识竞赛,[1]该比赛在州工商会、工业家企业家联盟和乌拉尔工商会代表的推动下,由州慈善基金会提供资金,为获奖者准备了1000部智能手机、20部乌拉尔摩托车、90辆汽车、位于叶卡捷琳堡的40套公寓等重磅奖品;[2]伏尔加河沿岸联邦区的鞑靼斯坦共和国宣布2024年总统选举经费成本较2018年增加37%,总计将花费约7.32亿卢布(约合人民币5800万元),其中大部分来自联邦预算拨款,约5400万卢布来自地方财政;[3]罗斯托夫州首府顿河畔罗斯托夫市则为总统选举设立了366个投票站并且对其中的大部分进行无障碍改造,同时分配732个专门位置用以张贴竞选材料。[4]

从人员投入来看,各地区也设置了大量的选举志愿者和观察员,共同参与到地区内部的选举筹备之中。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设置了由774名专家组成的81个地方选举委员会,选举期间将开放2446个常设投票站和37个临时投票站,共有25426名工作人员为选民服务;[5]俄罗斯全国各地也都在开展选举动员项目(проект «информ уик»),选举委员会志愿者将挨家挨户走访选民,传达选举日期、场所、方式等相关信息,介绍候选人并且动员选民积极投票。在鞑靼斯坦共和国,该项目覆盖了93%符合要求的选民(273.4万人),还举行了2000余场公民集体会议,为大选造势。

当地时间2024年3月14日,俄罗斯莫斯科,在即将举行的俄罗斯总统选举前夕,一名妇女在纪念品商店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全身纸板旁摆姿势拍照。视觉中国 图

最后,从创新举措来看,各地区和城市在选举前更是各出奇招、暗中较劲。除了前文提及的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举办的知识竞赛,鞑靼斯坦共和国首都喀山市将总统选举与结婚登记与家庭纪念日绑定,邀请市内所有家庭参加总统选举,将动员单位缩小至家庭范畴,在3月16日至17日开放结婚登记,提出“整个家庭,参与选举”的口号。[6]除此之外,鞑靼斯坦共和国还着力覆盖网络媒体领域,号召来自喀山的多名网络博客写手参加总统选举投票程序的公共观察,将施力方向放在了动员年轻一代进行政治参与。[7]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总统选举第一次启用“远程电子投票”系统(дэг),但这一创新投票形式只在29个联邦主体实行,上述三个地区中则是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和罗斯托夫州启用了远程电子投票系统,而鞑靼斯坦共和国则以“社会没有达成共识”为由选择了更为传统的投票模式。

某种程度而言,是否使用远程电子投票系统代表了联邦中央对不同地区领导人当前统治地位和治理能力的判断——往往会选择在地区利益集团较为多元(如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政治情况较为复杂(如靠近前线的罗斯托夫州),同时领导人能力也相对突出,对选举情况具有一定把控力的地区。比如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早在2023年9月举行的首府叶卡捷琳堡市杜马选举中就试用了远程电子投票系统,考验州长能否最终在多方博弈之下获得有利于州政府的投票结果。而该州州长库伊瓦舍夫自2012年上任起,经历了多番政治斗争,地位逐渐稳固,2022年9月更是在该州以创纪录的65.78%选票在州长选举中获胜,获得了总统的高度赞扬。去年9月“投票试点”的成功,也使联邦中央验证了库伊瓦舍夫对地区的控制力,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在今年大选中获得了开展远程电子投票的资格。

除此之外,莫斯科市的索比亚宁、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阿利哈诺夫、下诺夫哥罗德州州长尼基京、普斯科夫州的维德尔尼科夫等,也是出于同样原因,使他们治下的地区在此次大选中得以使用远程电子投票系统。而鞑靼斯坦共和国长期以来内部政权较为稳定,信仰伊斯兰教的民众基础较为传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不会选择电子投票形式。

大选外的竞逐:地方领导人的“绩效考核”

深究这场大型“竞逐”背后的原因不难发现,在俄罗斯国内政治领域,选举参与情况和最终结果作为考核地方领导人的“绩效标准”,一直以来都被默认为最重要的地方政治任务之一。这次总统大选自然也不例外,甚至本次选举结果在许多地区都对领导人之后能否连任有决定性影响。

以罗斯托夫州为例,州长戈卢别夫在过去两年中经历了“特别军事行动”和普里戈任率领的瓦格纳叛军带来的冲击,与此同时2024年除了总统选举之外还有诸多罗斯托夫州内的小城镇(如塔甘罗格、巴泰斯克等)将举行市议会选举,州长需要确保反对派不能在这些城市中取得压倒性胜利,这也为其确保总统大选取得“亮眼成绩”增添了压力。[8]可想而知,在内部抗议激烈、反对情绪浓厚的地区,可观的总统选举结果无疑是州长在联邦中央争取政治支持的最佳“成绩单”。

如果说对罗斯托夫州而言,确保总统选举是为州长在乱局中巩固政治地位雪中送炭,那么对其他州而言,这一情况就有可能转变为联邦中央鞭策州长“锦上添花”的政治要求。

例如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在选举前明确收到了联邦中央发布的“及格线”,鉴于该地区曾在2018年总统大选中在民众投票率和普京得票率两个指标上达到该地区的历史最高水平——分别是62%和74.6%,此次联邦中央为该地区设定的任务则是达到70%的投票率,并且为普京争取到75%以上的民众支持。[9]为此,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的州长副手切梅佐夫暗示首府叶卡捷琳堡市杜马代表,如果他们在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表现不佳,将会面临严重问题。[10]

此前已经有不少人指出,本次俄罗斯总统选举真正的挑战并不在于确保普京的高支持率,而是在于如何动员足够多的选民积极投票,从前文对俄罗斯国内其他地区和城市选举前准备也可以看出,各地区和城市普遍将选举工作的侧重点放在了提升地方政府基层动员能力以及确保投票率之上。

可以说,比起总统选举的最终结果,更关键的是通过此次选举反映出俄罗斯如今中层乃至基层政府是否仍旧具有足够的政治动员能力。在城市化水平达到74.65%的俄罗斯,地区内部具有影响力的城市是国家权力运转的重要枢纽,以马上揭幕的总统选举动员为契机,可以更加直观地检验各地区准备措施的最终成效,也能帮助我们了解俄罗斯国内政治权力的运行现状。

(邹文卉,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俄罗斯城市政治学)

注释:

[1] на урале разыграют 40 квартир и 1000 телефонов в дни президентских выборов. https://www.kommersant.ru/doc/6465755

[2] 上一次类似的事件是2017年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长选举期间在地区内部20个城市的投票站附近场所开展的抽奖活动,参与者有可能获得包括15套公寓、130辆拉达汽车、1万台家用电器以及70多万件其他商品在内的丰厚礼品。

[3] выборы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и в татарстане обойдутся в 732 миллиона рублей. https://kazan.aif.ru/politic/vybory_prezidenta_rossii_v_tatarstane_oboydutsya_v_732_milliona_rubley

[4] 23-е заседание городской думы: подготовка к выборам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и ведется в соответствии с планом. https://rostov-gorod.ru/press_room/news/8879/181506/

[5] голосовать можно даже ночью: как в свердловской области пройдут выборы президента – 2024 https://www.ural.kp.ru/daily/27595.5/4866684/

[6] в загсе казани в день выборов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и состоится торжественная регистрация брака https://kaibicy.ru/news/novosti/v-zagse-kazani-v-den-vyborov-prezidenta-rossii-sostoitsia-torzestvennaia-registraciia-braka.

[7] общественная палата рт задействовала блогеров в наблюдении за выборами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и https://www.tatar-inform.ru/news/obshhestvennaya-palata-rt-zadeistvovala-blogerov-v-nablyudenii-za-vyborami-prezidenta-rossii-5936771

[8] не раньше выборов президента: политологи — о том, стоит ли ждать отставки губернатора ростовской области в 2024 году. https://bloknot-rostov.ru/news/rostovskaya-oblast-ostanetsya-na-15-y-god-s-vasili-1687398?sphrase_id=8668288

[9] судьба губернатора и цепочка отставок: как выборы-2024 изменят власть свердловской области. https://eanews.ru/news/sudba-gubernatora-i-tsepochka-otstavok-kak-vybory-2024-izmenyat-vlast-sverdlovskoy-oblasti_27-12-2023

[10] зам куйвашева пригрозил екатеринбургским депутатам на случай саботажа на выборах. https://ura.news/news/1052727526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刘威
网站地图